[魔·神·狩]阴阳师物语

吸血姬美夕的同人文。比较伪。。
[天•青龙之章]

眼前觉得水无月(水无月是太阴历六月,相当于现代七月十日又过几天)刚过,转眼却是夏末了。然而天却仍然没有转凉的迹象;下的雨也是夏日里普遍的那种,灼热的空气里弥漫着水气,竟变得有些粘稠;湿嗒嗒的让人提不起劲来。尽管老天似乎是开了眼,昏黄混浊的雨雾里有了一丝闪光,雨却仍旧只是氤氲着,毛毛的落。
这是一袭古旧的京都都庭。一个世代听封于皇的贵族世家在此磐居。附近的平民虽然来来往往,却总是对这个家族的神秘背景怀着好奇。尽管知道历代长子将世袭阴阳师的职务,其它的细节竟无从得知。就好像那些曾经过往的历史被人如蛛丝般轻轻抹去了一样。
取访本宅门第森严。大唐建筑式围墙。胸至脸部高之处有雕饰,上面是唐破风式装饰屋瓦。令人能想起寺庙围墙。
部屋似也沾了些水气,精工威严的飞檐失去了光泽,雕有精致式纹的紫檀木家私便也蒙着一层雾,再和着有些暗的光,远处竟也看不真切。
着简单和服的家仆们安静的走着,步履却有些急。即使互不说话,却似乎能揣测对方的心思,走道里轻轻点头便继续忙自己的事。
每年的玉兰彭祭来临了。对于这样一个通灵世家来说,这个日子更显得尤为重要。
所谓玉兰彭祭,便是沐浴洗净污秽,迎接已故亲人回到家中来拜访的仪式。
[呲——]糊了和纸的拉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穿着墨蓝色和服的少年入来;旋即把门拉上。细看——白净肤色,一双清亮的眼睛熠熠生辉。
有礼却不倨躬的浅浅行礼,[祭典需要的物品快都准备妥当了,少主,您——?]
[嗯,我知道了,马上便去。]
心不在焉的应付语。显然是敷衍。
回答的是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着一袭素白的狩衣,松松的系着;透过缝隙露出一段修长白皙的颈项。
因是世袭风俗,取访家的男子必留长发,于是少年蓄了及肩的发。却不肯继续让它恣意生长。
虽然看过去一副慵懒不知世事的形貌,黛色的眼眸里已时不时透出一丝不符年龄的沉稳。
他——就是取访世家第五十一代嫡系长子——取访 秀一
[您总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呢。]
[不觉得这样的生活确实无趣么。怜。]
[……这是家主的意思,作为下人,我无权评论。]
[说了多少次,怜,你是不同的。对我来说你不仅是一个卑微的下人而已。]
[是。]
[唉。真是无趣。]
[紫小姐今日亦回到本家来了。您不去看看她么?]
善意而轻轻的提醒。
[是么。好吧。反正也是无事。]
少年起身,轻轻掸了掸衣上附着的尘,便拉开门。
皱了皱眉。
[雨竟也不停,下得也不畅快。和纸都泛了潮湿。]
[希望很快就能转好吧。]
被唤作怜的家仆沉静的答道。抬起眼望了望飞檐下悬着的晴天娃娃。迎着微微的熏风,人偶轻轻摇摆曳舞,便也是一道淡雅小品。


少年与家仆并行在原本宽敞的走廊,疾疾的走。
两旁的家仆们望见少主,忙不迭低下头行礼。
每个人都垂下眼帘,使人看不清她们的表情。简练朴素的和服熨得很平,平服的裹在身上——就像是一群没有生命的美丽的瓷娃娃。
冰冷。没有温度。脸上却是一成不变的浅笑。

[点下链接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