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解读论文】以神之名,行神迹——从修辞学角度初探《出埃及记》第三-四章

耗费了2周的挣扎【要不要写】阶段,去图书馆查了2次书,纠结了一晚上3小时和另一晚上一小时,总算写完了。

个人不太满意,因为要写的题目被规定的太狭窄了,我都没空写摩西和埃及间“不得不说的考证”,只剩下一堆杂七杂八借鉴堆砌和自己的胡言乱语了。
另外,最后那段关于蛇的完全是瞎掰,凑字数嘛。=_____,=

以神之名,行神迹
——从修辞学角度初探《出埃及记》第三-四章

by 趙子墨


自古以来宏大的战争场面令人心折,诗人将历史咏唱成诗句流芳千古;《出埃及记》更是一系列富有神话色彩的波澜壮阔的史诗——摩西带领以色列人与埃及人抗争,以神之名,行神所默示的事。又它作为一部宗教经典所带来的深刻的哲理性、一再出现的隐喻和圣经意象也值得我们细细揣摩。

“神之名”在本篇中被反复强调,而这并不是无意义的重复,而是对神的至高无上性的崇拜。经文惯用的叙事修辞在此处却有种先天的“不能叙述”。这是有言无意而非胡言乱语,即“有叙述但没有诠释” 。正是这种“不能叙述”显现了神之名的永恒性、非感官描述性。

摩西作为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领导者,具有身为第一先知的自觉。他看到了神的使者和荆棘中的异象,“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出埃及记》3:2)即刻做出了先知式的回应:“我在这里”。(《出》3:4)看到异象之后,摩西与神对谈,并听从神的吩咐,他知道他已站在圣地上,他不是祭司,所以必须遵守圣洁的规矩,他是个先知,必须先与神对谈,然后才能为神讲话。

有趣的是在这里摩西的回应“我在这里”,与亚伯拉罕献祭以撒回应神的呼召所说的话是相同的。这也看出摩西已经认识到了他作为先知的责任,是对神坚定而强烈的呼召,并相信神对以色列人的应许必定实现——即应许他们回到迦南地;也明白这必定会付出某些沉重的代价(大祭司亚伦的秘密死亡等)而他也已做好心理准备。而神也被这句回应提醒他百年前与雅各立的约,故而此处充斥着浓重的英雄献身主义的气氛。

继续阅读 »

Tag : 圣经 解读 出埃及记 摩西十诫 哲学论文

【专业论文】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及其驳斥

第一次写对话式的哲学论文,模仿柏拉图式。而且难得的是理解了再用自己的话写的,感动一下。加上看书一共写了六小时。
自己还是蛮喜欢的。而且应该挺好看懂的~我也不会装牛掰。。

【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及其驳斥】
假设安瑟尔谟和高尼罗面对面进行一场论辩,本文涉及人物假定在同一时期。
安瑟尔谟:安
高尼罗:高

高:哦,坎特伯雷的安瑟尔谟,耶和华的圣徒!你今日又有什么与我论辩的呢?你的敌人,达米安,嘲笑你仰赖的辩证法是“神学的婢女”。他说自然语言可能会误导我们对至上神的信仰,因逻辑规则不能用来表述上帝的行为——众所周知,上帝是不确定的无限者。逻辑上证明是假的,上帝的神迹却可以把它变成真的。我虽然不尽然同意,但也不同意你。来吧,说服我,证明你是对的。

安:我所依赖的是“信仰寻求理性”,用辩证法证明信仰问题。我问你,你是否信仰全能的上帝?脑中是否有上帝的观念?

高:是的。作为正直有美德的公民来说是这样。

安:没错,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最普遍的上帝的观念。这是一种先天的观念。人们共同的信仰是辩证法保证其正确性的前提。我们用信仰来指导理性。

高:那么,如果逻辑推理的结论与信仰不相符呢?

安:你说的我不否认。但我们可以避免理性在应用辩证法过程中的错误,就是用信仰寻求理性。信仰是逻辑推理的出发点。人的理性固然不能达到上帝的崇高,也不可能认识“他”。但我们渴望理解,我们因信仰才理解,而不是理解了才信仰。

高:你是说,你的辩证法预设了“人们一定信仰”这个前提,是吗?

安:是的。

高:那你的结论中就必定包含了信仰这个预设,这在逻辑上称为演绎推理吧?总体上就是“因信仰就必定存在”。 恕我直言,如果这个前提是错误的话,那么结论就不能判定是正确的了吧?

安:我认为所有人都应当信仰,这个前提必定正确。你的假设是不存在的。

高:亲爱的安瑟尔谟,对于那些异教徒、无神论者,以及不信仰上帝存在的”愚人”,上帝是什么呢?

安:我认为即使是那些人,心中也必定有一个无与伦比的东西。它并非与其他人的观念比较,而是通过与自己的观念比较的结果。即使是不相信上帝的”愚人”,也不能否定心中有个无与伦比的东西。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上帝,但他们必定理解。这不同于“最伟大的东西”的观念,因最伟大的东西因人而异——古希腊人信仰奥林匹斯众神,佛教徒不信神,最伟大的东西难以比较。我提出的“无与伦比的东西”的观念适用于一切有思想的人。我用这个最普遍的概念来证明上帝的存在。

高:那你就证明给我看吧。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