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令回忆不朽

时光令回忆不朽

[为期2周的考试周]
真的不堪回首啊。第一周先考公共课和专业选修课,所以复习的很是轻松。那时候还偶然想到要看看后一周可怕的中哲西哲马哲的,但是看到大家(主要是芃仔)都没什么紧张感,我也搞得很没时间概念诶。
那时候已经全面停课复习了,这学期图书馆也没怎么去,其间去过几次都因为人爆满而放弃了,天太热大家都去那里趴空调……
吃饭也很随便,又去买了三明治面包啃,也就靠一桶方便面和2袋面包作夜宵偶尔充当个晚饭啥的……很糜烂啊= =
第一周每天吃完午饭会先玩一会儿,看视频,看一群很吊的小孩跳街舞,无语了,十岁小孩子的电臀扭腰是风情万种-____,-。
看着看着也就3点了,我继续意犹未尽的看着萌点很多的纯爱少女动画(最近突然换口味了说明我真的老了呀都开始把别人的情节当作回忆了)《我们的存在》。看个几集就6点了。然后去吃饭然后再睡个一觉……我完全不记得第一周怎么复习的了汗。
貌似只有一天是自己很自觉地在寝室看了八小时法律基础……还是被同学刺激的。一个人在寝室的时候经常半路跑出去找别人聊天。
第一周只有文化学是努力看了的,分数还挺低,我和小蔡就是没有人品兼容性阿。
第二周才是真正的炼•狱!啊!
白天睡觉看视频聊天,晚上9点开始心不在焉的复习和背书,这次什么范围都不划(学校说上届考的太好了规定严禁泄题,我们成了试验田!),真不错啊哈哈!血泪TAT
全部都是专业必修,全部都是很强大的全背科目!TOT
因为实在来不及看,结果西哲邓论中哲完全是自己脑海里漂浮的众多名词找个抽象玄乎的就往上套,自己记得的只有一句剩下的全都是编的……嗷嗷!考试头脑一片空白真是痛苦!中哲最萧条,老师教的差又不给范围范围还特别大还抽到脑残的B卷完全超纲来的看到卦气说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就自己靠着微薄的历史知识编了点上去这样都能有90看来真的不负我那么倾心中哲啊无语问苍天!其他的就很差劲了都才80多,好吧我们哲学系人大多都是80以上的说。
考法律那次最挫,同时下午还要考恶心的马哲,结果前一天晚上我们HIGH到九点开始看马哲(其他寝室已经复习好了),看到12点发现法律没看条文背不出绝对不能编啊啊然后去看法律,背到4点(能简则简的背法),打算睡2小时再巩固一下,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8点了,人家都拿到考卷开始考试了。= =|||傻掉了当时,反应过来以后立刻跳下床牙也没刷脸也没洗头发也没梳这样冲出去考试,迟到20分钟。幸好它选择题很多,可是简答题我完全不记得了啊毕竟只看了2遍还没背出来。反正很挫!貌似2道没答。后面的案例分析也很搞笑,我第一反应是某人不能继承,后来想着想着觉得还是可以继承的就很高兴的改了,发现和同学对下来几乎没一道相同的。还有一道某成年人偷了家里自行车去卖但不久后被查出有精神病,家人去法院要求作为无效民事行为要回自行车,问这样行不行;我一开始写了不行因为他那时候还没得精神病;但后来脑软了(前一天对着曼秀雷敦薄荷“脑软”膏傻笑了N久)就改掉了,写了“法院应该先查是不是某人有精神病史,他卖车时精神是否正常”之类,被同学笑“你写的这么复杂干什么”。后来法律大家一片惊慌都只有60.70,我靠着脑软的答案居然有80。冷。也许我真的很适合去做律师,那个舌灿莲花奇思妙想……- -^
中哲因为是最后一天,归心似箭,都没心情复习。诶。略过不表。

以下是复习到一半去看落落的《不朽》散文集的时候写的。
[时光令回忆不朽]
《兆载永劫》和《我只想做你们的百万富翁》很令人触动。落落是一个何其细腻的女子,慢慢的描绘深入一位少年的略长的发尾摩挲硬质校衫领,光影在颈项投射出美好的角度;娓娓绘出现实给予幻想主义深入肌肤纹理直达骨髓的钝痛。
一度讨厌她现在的小说,可是散文能依稀见到她,和我们的影子。
是啊,时光就是这样子的。没有办法。
我们只有承受时光的侵袭。
变动不拘的是人类,时光只是被动的推动者。
(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

有时在心满意足不缺零花钱也不会没钱吃饭的时候会想着老爸心中酸涩。
想着[为什么]他要省出那么多钱满足我的自以为已经满懂事不太乱花钱的不尽欲望。自以为清高脱俗,这是不行的啊。我的想法真幼稚!

一定要,以后,买一栋房子,100平米,恩,不太郊区,最好和老爸的房子一起买,在一个小区。
一定要,有很长的林荫道。长度一定要,够让爸爸跑步。
一定要,请好医生治好爸爸的失眠,他的肝也不好肾也不好,长久以来我都没发现。只有在自己那堆营养品药瓶不够用,问他要药瓶的时候才看清标签。爸爸几乎都不提及。反倒使我这人,老是吼着“我精神不好嘛要吃维生素ABC……”

我和爸爸都决定要找个新妈妈,我是想让一个女人来陪伴他说说话,爸爸是想让一个女人来照顾我。
他居然觉得太能干而有心计的不好,他说他和老妈呆惯了反而喜欢老妈那种不能干但真诚单纯的人,说这话的时候充满怀念,我则靠在他的肩上,怀念起同一个女人。
公交车上,一个哭了,一个没哭。

觉得以前轻蔑而故作老成的说着“钱算什么啊!”一边心安理得的接收外婆家的馈赠的自己很天真。
钱,人们看的多重要,有些人不是能同苦但不能同甘么,因为眼红其中一方更富有。
他们忍受着这样冷漠而别扭的我,支撑着我的学业。想起自己对他们总没好脸色又不时暗地吐出额度话语嘲讽,自己怎么就没觉得感恩呢。毕竟他们是与奶奶家不同形式的关切啊。

以前总标榜自己是个善良的好人,现在只求成为不好不坏的人就足矣。
对爱着的给予我力量的人们好,对伤害我的对我不利的人坏。毕竟自己不可能成为兼济天下的善人,那独善其身的中道总可以实现吧。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