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阴清昼,拾翠消暑——莫干山三日游记

[莫干风光,白石红泥供杖履]
乘着上海的台风,和高中同学共八人相携同游莫干山。
到达德清后转车,车由当地人开,上坡时极其惊险:发夹弯、连弯数不胜数,众人惊恐。
下车后某人感慨这座山可以称之为“左秋名(山)”,仿佛还双关了“左丘明”,个中机巧令人拊掌惊叹。
沿路纵观全貌,层峦叠嶂;近观路边,竹涛逸翠,红泥青砖,不禁揣测走上去定是别有雅趣。
到达主峰顶端暑气俱净,据说已经在700米之上。
拾级而上,抵所住“东吴山庄”,环境幽静,大量使用木结构感觉类似美国原木小屋,朴拙可爱。

山林竹海
山林竹海

P8015581.jpg
山岚缥缈


[夏昼午,雨霏微]
下午仍然烟雨迷蒙,趁天稍霁的辰光众人开始徒步下山探访名胜“剑池”。
路边多是30年代的名人老别墅,石拱圈的门牌坊显得古拙典雅,构造别致,有“蓬门始度为君开”之感。
满眼皆是绿竹,层层叠叠,中通外直。清风拂过,淅淅沥沥的撒下些寒露薄雾。
山岚从山下浮上来,仿佛载着仙人。清透缥缈,刹那间分不清白云、雾气、山岚三者。
云雾缭绕着山峦,缭绕着树海,缭绕着碧竹,缭绕着凡人……
心中勾勒出一幅《竹林七贤》图:自古下至文士骚客、上至达官显贵,必然会钟情于此处罢——
且试弈棋,拨琴缭乱,挥麈清谈,竹下共酌,唱“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DSCN4477.jpg
曲径通幽

蓬门始度为君开
蓬门始度为君开


[寒潭自碧,剑气冲天]
踩着青苔丛生的山路下去,终于到达传说中干将莫邪的铸剑池。
在茂密的树林的阴影下,干将莫邪铸剑的铜像显得古老而肃穆。自生一股威严之势。
近观,衣袂翻飞,布巾迎风,颇有吴带当风之感。
最漂亮的不是铜像而是瀑布。铜像、铸剑池、观瀑桥、且居亭都是瀑布的陪衬。
瀑布,自然而然,浑然天成。掩映在疏条交错中,碧树白水,逼得暑气大消。
小流从脚下漫过。拾阶而下,下自成蹊,汇聚成一汪寒潭。
潭中锦鲤约百许头,皆长三寸有余。似乎由于夏雨初歇而成群结队的形成洄游状。
由着木栈道而上时雨方歇又至,众人在一所别墅屋檐下避雨。
此时山岚大起,和雨水混沌一片,清寒阵阵。众人开始嬉笑拍照。

点击察看全文↓


DSC00261.jpg
干将莫邪

P7305308.jpg
剑池飞瀑

P7305275.jpg
流水激石

P7305263.jpg
潭中锦鲤


[烟雨重楼锁白云,曲径通幽探别馆]
第二天大雨,撑伞访白云山馆。白云山馆乃是蒋介石别邸,蒋介石和宋美龄蜜月曾来这里小住三次。
木石结构的老别墅,颇有老上海氛围。里面陈列许多老照片,欺此时无人参观,众人照着老照片依葫芦画瓢。
一时间言笑晏晏,拍摄出一些猥琐对比照。也别有一番自得其乐。
两层别墅,有房间数个,分为起居室、客厅、卧室、客房等等。客房周恩来曾经住过。
家具是黑色的硬木,简单大方,有中西合璧之征。
芦花荡公园内无甚特别,只是有一个莫干山开山老祖和少女莫邪的铜像。上面的字来不及细看。
至今不明白开山老祖和莫邪的关系。有何典故。
原路折返,看到一处石门拱圈,青石板路仿佛直达山脊,望不到顶。我游心大起,跃跃欲上。
众人在原地等,我与陆两人继续往上,发现只是普通的名人别墅。里面也被改建所以不能进去。
有废弃多时的露天舞池。有百年老树,被雨淋后枯枝败叶垂头丧气,心中莫名一阵悲凉。
下来时已不见众人,我笑叹“回首仿佛是百年”,我俩如同观仙人棋的樵夫,下山已是百年后。

DSC00310.jpg
白云山馆

[日曈曚,池亭人挹藕花风]
第三日起了大早,因观日出夙愿未了。不想又是阴天。
前往蒋介石官邸时路过滴翠湖。
那叫一个“冰泮寒塘始绿,雨余百草皆生”。
阴天里山岚更兴,吹面即寒。乍寒忽见一潭翠绿,古意盎然,心中诗意竞起。
滴翠湖,在于湖水碧绿的几近人工,清澈,绿如翡翠,仿佛能掐出水来般娇艳。
一池的睡莲,粉白粉红,风过更是嫩瓣轻颤,教人顿生怜意。
睡莲花瓣小而尖细,不似莲花瓣硕大柔软如纱,睡莲更胜在一分精致。
莲叶也是小而圆,平整的伏在水面上;不似莲花茎叶直出,满目花叶竞相争妍。睡莲更胜在一分工整。
有蝴蝶采莲,蝶翼与花瓣共当风。

DSC00337.jpg
莲叶田田

DSC00335.jpg
蝴蝶采莲

P8015566.jpg
尽态极妍

DSC00336.jpg
一壁翠字

继续走是武陵村,众人不约而同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故曰“武陵人捕渔为业”。
其实不然,此处是蒋介石官邸和其后嗣所建别业。
总统官邸也不尽豪华,反而是二楼观景台更值得一看。
极目远眺,外面是无际山峦,层层叠叠,山谷之间有红瓦白墙的小山庄,有北欧乡间氛围。
山峦也极像山水写意,远处便只能勉强看出形状。为光影阻隔,呈现层次分明的青色。
云雾如水,将几抹黛山色晕染开来。
凝神细望,脚下是竹海茫茫,遮掩了山路。
阳台下有露天舞池,是蒋介石为宋美龄所造。宋美龄是西化的人,蒋介石不是,她常常抱怨蒋介石舞步跳错。蒋介石会安慰说“夫人,总有一天我会跳的很好”。
心中暖洋洋,所谓权倾朝野也有平常人的一面。他们的爱情也是平凡而可爱的。
旭光台上,拨开云雾见日出。太阳隐在雾后,有被染成金色的片片云翳。

DSCN4494.jpg
露天舞池

DSC00351.jpg
“莫干山会议”现场


[诗写丹枫以寄情]
拍下合影后,众人启程回返。
一路好睡。
回到上海便觉得一片灰蒙蒙,轻笑:“也许是思念江南过渡了罢”。

此文特此纪念高中八人游山记。

留言

No title

为什么我有种在读“夜光杯”的错觉囧?古风和现代文混合啦
花仔你写的好成年笔调~~
竹林看上去很漂亮,山岚水雾多了点。。。不过莫邪这名字我喜欢,话说你们好多红衣人很协调嘛~

No title

那天很神奇的都穿了红色。。巧合啦
好吧。。说这写的成年笔调已经抬举我了。。
混合果然不好么。。

No title

没啦。只是个人喜欢统一点的要不就错落有致的。感觉你有点对半开啦~

No title

不太明白。。什么对半开。。

No title

觉得还差我一点,没我通顺。。而且冗长。玩笑哦。
不过确没见得好到哪里去么!

No title

什么没好到哪里去。。文笔么。。
你不要刺激我虽然最近真的写的很差啦。。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