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班》by刘嘉俊。看了小时代的豆瓣突然开始的追忆篇

【某某某追忆篇】
听说善良的抽抽也不齿郭敬明,所以去看了传说中“小时代”的豆瓣。

——立仆。

——其实是笑抽了,吐槽的大大们都太可爱太有才了!

原来郭敬明比我想象中更加恶心,堕落成了一个【整容都整不好无一张不ps成日系肌肉男家中无一面没镜子穿名牌还窝在豪宅里一边炫富一边颓废的忧伤的总受】。
大大们的吐槽实在反映了那个伦猥琐的本质!
其实本来大家都提到在2003以前那个小四还是挺可爱的文字虽然酸但感情还是比较真的。
至少青春确实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曾经的我们也常常彷徨。
至少当年的香樟确实可以轻抚人心,想起午后的林荫道。(不过当时仍然纳闷为什么不是银杏梧桐而是香樟难道是地域差异……)
还是为《幻城》哭过,追看过《梦里花落知多少》的,虽然不久就传出抄袭圈里圈外的新闻;问同学借的《夏至未至》好歹还是看过的,当时就觉得那是对抄袭事件的无力又无理的辩解。
当然后面就完全绝望了一点都没关注过他了。
就连落落,hansey和他那个事件也是同学告诉我的。
很奇怪为什么漫友还和郭敬明特别要好,我买的一本新蕾还有他的访谈。

……但现在扑向盛大的死亡寂寞的荒草那都是什么我都已经完全理解不能了呀。
汗。难道是我老了?

话说很长的最近一段时间内都不追动漫了只是偶然看看漫友而已,以前最爱看的新番资讯现在也是先看插图外加草草带过,画集也不是每本必买,看到喜欢的文字也不会追看作者的blog更新,更不会去做人物考证,看了新番绍介也不去追最多看了一集就不追,和小岚岚聊天也总是远目又无语的搪塞过去……
无聊,只是一种无力感。
为什么大学一年级那么高昂着活力的时光我却不复高三的忙里偷闲?那时明明不做模拟卷也会看圣斗士追新番甚至无聊到追韩剧的。
现在我在干什么?
明明说过要在大学里好好看书的,高三买的红楼梦在高考前还看过10多回,三国也断断续续看了20多回,现在都在我家里束之高阁。为什么现在看到稍微要用脑子记忆理解的文字意识就会神游呢?
为什么高三再忙也会在草稿上写随笔画涂鸦,现在几个月才提一次笔呢?
——为什么,现在的我如此无趣无聊到可耻呢。
——还总是标榜着宅女腐女的自己。
——还不如室友专心晨读专心读口译呢,我一边耻笑她们的忙碌一边放纵自己,窝在寝室里睡觉或是看网文,又懒得写文章。
——明明自己时有灵感的迸发出写作想法的,可是机会一次次的错过了。用“我很忙”来逃避。
——任凭时光机上的滚轴一圈圈的运作,自己一天天老去。

真的老了点啊。眼睛有细纹了,笑起来也有笑纹了。
我也应该放弃每天2点睡的恶习吧。
真的。

【关于转载的文章】
刘嘉俊。
时隔6年,再次看到这个已经被扔进记忆深处的名字。
小学初中其实是我最博览群书的时候,暑假里只呆在奶奶家,成天无聊着,就看毛毛哥哥留下的各种书籍。
比如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高三的时候又回味了一遍。初中看只觉得它不cj,长大了看就品出那之外的一些东西,就越发觉得它的好。
比如《十日谈》,直到高中历史课才知道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之一。
比如无数的《读者》,《萌芽》,《收获》,都是初中的时候就知晓的。
《萌芽》那时还看不懂,正如当时的我看不太懂新概念作文想表达什么一样,只觉得大学生的世界好复杂又带有颓废。
当时爱看的就是所附的刊中刊,有个被画得很美型的眼镜美少年叫刘嘉俊。他写的东西特搞笑。

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新概念第一届的获奖者,保送了我们学校中文系,后来不读了。欣喜了一下。
又是一次“与你相逢无声无息”。
看了他的获奖文章,有点感触,转载一下。
家中其实有新概念第一届的作文选,姐姐送的;也有第二届的作文选,自己买的;都没好好看过——那时因为年纪小,现在因为那个新概念时代已经过去了。
作文,总是反映时代特征的东西,离当代越遥远,它就越腐朽。
又不是很classic的东西。

顺便酸酸的来一句,用此文纪念我们那逝去的青春。(其实是高中时代啦)

物理班 by刘嘉俊
高三就是高三,只要你上了任何一节课,就不会再怀疑。虽然,你可以选择。对于上课,你可以选择认真听或抓紧时间做习题;对于作业,你可以选择做或不做,或者抄,然而老师也可以选择放弃你,找你去办公室,点名批评或者通知家长。我总是很认真地做作业,发扬雷锋精神,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题海战术中去,虽然效果相当有限,但成绩单上让人眼睛一亮的分数却不再出现了。在这方面,莹与我有相当的共同语言.她可能比我稍微好一些,却比我更不在乎。有时候,她会拿着一些题目来问我,不是因为我厉害,而是因为我很耐心,耐心到用笨拙的办法艰难地完成,可能还有别的原因。而我,似乎很愿意被打扰,甚至期盼她的打扰。

测验在一次次地进行,我的信心在一点点地消失。并不是我成绩不行,只是我觉得我像一台旧机器,每天吞吐着数量可怕的习题,所有的感觉就在这最强烈的感觉的阴影下渐渐麻木。绝大部分同学都是这样,教室里的生息真是气若游丝。

这时候,莹就更加引人注目。在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她的声音总是潇洒而自信,虽然不常正确。对了,她会在老师转身的一刹那,竖起代表胜利的两根手指;错了,她会掩着嘴,作出无心之失的样子,老师也不会苛责。她是同学中最有人缘的,像她这样的人,这似乎很正常。

但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有那么好的心情。

每天一放学,我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塞好书包,冲出教室,骑上车回家,然后做作业复习。我一直认为学校里不适合思考问题,我宁可一个人。很多人喜欢在学校里做完作业再回家,他们总是相信互帮互助的效果,可我知道波的干涉除了能相互加强外也能够相互减弱。

然而,当我知道莹每天做完作业回家而且她家到我家的位移相当有限之后,我也开始每天留下,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有很少的几天,我和她同路,和她聊天,但是,聊天的主题不是将来的前途就是学习考试,很少例外。不过有一天,聊到流行音乐,这是我们能享受的不多的娱乐项目了。她问我喜不喜欢梁咏琪的歌,我说听过但那首《自由落体》里既没有加速度又没有高度或者末速度因此不知道是不是她和我同一个星球。她笑了,很透明的笑容。

期中考试用了两天时间,那是相对轻松的两天,尽管我知道那以后是可怕的。
发布成绩的那天,果然。

吃午饭的时候,我看见莹趴在课桌上。10分钟后我回到教室,她还是这样。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过去问她。她眼睛红着,说她考得不好,我说我考糊了,所以我们彼此彼此。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从来没有知道过。我只能辞不达意地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还好她很领情地心情变好了,而她终于没吃午饭。

秋游就是两天以后。

可能是学校知道让这些深受迫害的考得好要庆祝考的差要发泄的学生在学校里发挥能量会给年纪比巴金还大的大楼造成毁灭性破坏所以就法外施恩让我们出去疯。

我们事先说好要是谁敢带课本去就让他头顶着书游街加上做"喷气式飞机"加上“砸烂他的狗头”,没有人不知趣。
然而,不是没有事故。

不知是哥们把我弄丢了还是我把他们弄丢了,反正我从WC出来就再也没有找到他们。但我在四处乱转的时候却碰到了莹,她说她把她们弄丢了。她还说既然你也是一个人那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的跟真的一样,我这样做了。

然后我给她拍了一胶卷个人写真,用我的Nikon,也有了我和她的合影。

集合的时候我终于再次见到弄丢我的哥们和她弄丢的她们,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如何会和莹在一起。莹很从容地说她拣到了一个装备精良技术精湛的她的个人免费摄影师。

从那一天以后,我不是撞机会和莹同路,而是每天。
我问她,为什么她的心情总是比我好。

她说,比我心情好是应该的,看我哭丧着脸好象世界末日一样。在高三更要懂得放松自己的心情,用好的心情全力备战。
我问她,将来想干什么。她说要做吟游诗人,重新创立这个浪漫的职业,周游世界。

我只想当个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那样的。她说她不想看我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我们用"不要和化学班讨论动量守恒"代替“对牛弹琴”,据说在历史班的版本是“不要和研究两个球怎么撞的人说农民起义”。“不要推我”成了“不要对我做功”,“小心我把你扔出去”成了“小心我让你做平抛运动”……每个班都有些能把学科特点联系到任何东西上的高手,物理班是莹。

在我们结束解析几何部分的第二天,老师说学校有个捐助失学儿童的倡议。我对莹说,要是那些可怜的孩子知道高三是什么样,他们宁可失学。莹笑着,认真而夸张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有很多同学去弹子房真实地演示动量守恒,我不敢,只能呆在家里做考卷,突然发现家里考卷多的让我懊丧。学期过去了68%,考卷总重量是11.35公斤,如果在赤道由于离地心较远会轻一点。我带文件夹上学,因为我同时发现每天只要带老师上课要讲的考卷就可以了。却被老师训了一顿,说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我不知道满的文件夹和空的书包里的东西有何不同,但我知道高三老师很在乎我们一举一动而且不花时间解释道理。

为了迎接3+1考试的复习很早就开始了,整整一个月。我们很小规模地庆祝了一下圣诞节就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复习中去了。老师忘了下课铃是干什么的,我可以理解;老师布置作业时忘了我们还要睡觉,我可以理解;老师对体育课后满头大汗的男生大发雷霆,我可以理解……我发现我对老师体谅起来,因为我不够体谅自己。

那次题为《话说考试》的作文被称为有史以来平均水平最高的作文,老师说我们有真情实感。我想到一句诗—-“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稍微改一下就很能形容这种情况。

在这样的环境里,莹还是经常和我在一起。不过,开始经常较量测验的成绩,经常一起复习。不同的局势,我们有不同方式的交流。因为我们成绩都在上升,老师没有干涉。

显然,莹没有以前那么开朗了。很少, 我能看到她那明亮而透明的笑容了。虽然她的苦笑仍比任何人都甜蜜,我知道她心里有了高三的烙印。

她解题时经常用手比划出函数图像或者左手定则和右手定则,动作舒展而优美。我总是在心里默想。她兴奋或者生气的时候会拿书来砸我。在这样的局势里,我不会生气了,也兴奋不起来。

这样,一直到3+1考试结束。

寒假,只有有限的几天,如果除去春节不得不到处转悠的几天,和做寒假作业需要的时间。我和莹用了一天出去。这是我们第一次有预谋的“约会”。

那个时候考试的成绩还不知道,感觉总是有的。成绩都写在我们脸上。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相视一笑。
莹的心情总是清楚地写在她的一举一动中:她并不愉快。

我或者她,从来没有直接对对方有过什么直接的表示。这天,她褪下她手腕上的许愿砂,送给我;我,给她我脖子上的子弹坠。
在必胜客,我们享用我们的午餐.看着心形的心意匹萨放在面前,视觉效果非常好。

她说下个学期惨了,必须非常拚命,不然只能读高四了。
我说我也一样,差不多只能破釜沉舟了。

她说,我们分兵突进,各自为战,在大学会合。
我手中的餐刀自由落体。我看她,她是不得已的。我想我能理解。

我说,虽然路程不同,位移是一样的,可以。

餐厅的背景音乐是《笨鸟先飞》,然后我注意到我面前的那块匹萨,被我消灭了很大的一块。我知道,能在大学会合,已经不是加不加油的问题,而是加不加核燃料的问题。

下午,我们去看了日本电影《情书》,这是一个和物理无关的一天的最后议程。
我知道,现在是高三,我们在物理班。

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留言

No title

这是第一届的获奖文么?唉说来我对新概念一点都不熟。。。
感觉还是有代沟,大概是我高三只有压力却没题海的关系,到现在还被批念书不认真。
现在我也觉得写不出能让自己感动的东西都是流水账,一边嚎着要热血一边啥都不想做,偶尔有感而发的东西没来得及发等心情好了再回看就觉得矫情无趣,大概太长时间放假以致开学的忙碌与生疏还不适应?又或是我们确实都心老过了年龄啦!

No title

我写了啊,是获奖文。。
恩,自己都觉得高三没怎么很辛苦做的题也不多倒是买了很多题目书。。
【偶尔有感而发的东西没来得及发等心情好了再回看就觉得矫情无趣】
这句话是我的正解!=皿=

No title

高三看的觉得最聊以慰藉的就是榛生在07年1月新蕾上的《我们的事总是与熊有关》,当年的精神动力啊萌点啊~~还跟方讨论了很久

No title

那个故事我漫友预告看到好几回但没买那本。。讲什么的下次带来我看看啊

No title

哦。。我找找。。
一个在高三生读来很暖的校园文。。
充分鄙视了下数学。。
那个故事貌似漫画化了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